-球员解说员「人物专访从球场到电视球员转型解说的幕后故事」

球员解说员「人物专访从球场到电视球员转型解说的幕后故事」

据统计,NBA球员的平均职业生涯仅为4至6年,这意味着大多数球员的职业生涯结束后,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许多人在离开赛场后无所适从,因为他们把太多的时间只花在篮球这一件事上。

因此NBA球员工会为现役和已退役的球员提供生涯指导,设计专为球员定制的课程,来帮助他们延续退役后的生涯。其中一门课程叫做Sportscaster U(广播训练营),每年都会在雪城大学举办。Sportscaster U从2008年开始就为球员提供体育广播课程。球员需要支付1500美元来报名,不过这些钱在他们上完课之后就会归还(所以完全是免费的)。

这个项目由几天的紧密课程组成,球员可以现场听取做客嘉宾的解说,观看解说视频,并且有大量机会去亲自体验。他们可以模拟解说最近一场总决赛第一节的每一回合,并附上自己的评论。然后在摄像机前,和专业解说员一起体验电视直播。球员还可以在镜头前或者演播室进行模拟辩论,采访,以及战术分析等讲解工作。

每一个参加Sportscaster U课程的球员都能拿到一份个人作品集,里面包含了个人的采访,分析和模拟电台电视解说,这样他们在媒体平台寻找工作时,就有拿的出手的作品了。

Sportscaster U课程帮助了许多前NBA球员找到了解说工作。去年的时候,球员工会的职业规划顾问里奇-里纳尔迪在接受体育商业日报采访时表示,81%参加课程的球员在生涯结束后都找到了解说相关的工作,其中包括一些知名的“校友”,比如巴克利(特纳体育),奥尼尔(特纳体育),卡隆-巴特勒(ESPN),莱恩-霍林斯(ESPN),汉密尔顿(NBA TV),布莱文-奈特(福克斯体育)等等。

为了更好的了解球员是如何向解说过渡的,美媒HoopsHype 采访了其中一些球员,询问了他们关于如何做出改变,第二职业的利弊等等问题,以下是接受采访的球员解说:

多米尼克-威尔金斯:名人堂成员,在NBA打了15个赛季。他不仅是老鹰队的副总裁,在过去的10年里还是福克斯体育老鹰队专栏的分析员。

昌西-比卢普斯:在NBA打了17个赛季,2014年加入ESPN。他是“NBA倒计时”节目的演播室分析员,参与过2018 ESPN选秀分析等多个ESPN的节目,另外在球员论坛也发表过文章。

卡隆-巴特勒:在NBA打了14个赛季之后,加入ESPN成为大学篮球分析员,并和其他人一起在福克斯体育演播室主持节目,参与过2018 ESPN选秀分析,为光谱体育分析湖人的比赛,另外在球员论坛也发表过文章。

莱恩-霍林斯:在NBA打了10个赛季之后,加入ESPN成为分析员。他在多档ESPN节目中出现。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考虑开始媒体工作的?

昌西-比卢普斯:“在我生涯的最后5年时,我开始考虑准备在三个行业里选一个:办公室角色,教练或者电视工作。每年夏天赛季结束时,我就开始联系人尝试这些不同的工作。真的到了退役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不想从事办公室相关或者教练这样的工作,因为我想更多的和家人在一起,这样我能陪伴在正在上高中的两个女儿身边。从事媒体工作意味着我在家的时间也更长了,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在球员的职业生涯中,不可避免的会和电视接触。所以我第一次解说的时候并不紧张。但是我也立刻意识到以球员的身份来解说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是一个全新的环境,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有些伤脑筋。我要努力把它做好,甚至有些准备过头了,我会通过反复看自己解说的录像来提高。当我第一次看的时候,我脑海里是这么想的,“嘿,我有进步呢!”,我非常的有耐心,现在也更加有信心,最重要的就是你要做到知己知彼。”

卡隆-巴特勒:“我当时非常积极的去参加这些课程,球员工会为我们提供了很多项目,我选择了连续两年在雪城大学上Sportscaster U课程,我参加了球员工会组织的Top 100训练营并在场边进行解说,学习如何分析比赛并表达我的想法,最终我成功进入到这个领域里。在这里我充满激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给我的搭档讲述曾经发生的故事的感觉太棒了,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接受教育的平台。”

多米尼克-威尔金斯:“在我打球时从来没想过会成为一名解说。即使是我已经退役了,当时我准备去办公室做一些管理上的工作,事实上我也那么做了。有一次福克斯体育希望我参加他们的演播室分析,问我是否有兴趣,我对别人一直很友善,喜欢人多的地方,我看着电视就在想,“这就像和我的朋友聊天一样,只不过是在镜头前罢了”,于是我就加入了演播室,慢慢的随球队一起出征,成为一名比赛解说。之后我就在演播室做了四五年。”

莱恩-霍林斯:“天哪,真的是太感谢球员工会了。我当时真的不知道退役后要去做什么,直到我参加了Sportscaster U课程。之前我可能会去考虑做教练?或者其他一些事情,但是从未想过去做解说,想都没想过。但是参加完课程后我意识到我不仅能做到,而且在这方面还小有天赋。这太有趣了,我现在已经从事相关的工作了,我最好的朋友说我就是为此而生的。他们会说‘这才是我们认识的莱恩嘛’,他们会看我在解说时把其他人惹毛了然后大笑,因为之前我们讨论问题的时候被惹毛的是他们。我讲话时一直都会很疯狂并且充满能量。我很高兴能够学习新的本领并且好好利用,这太酷了。”

解说和打比赛有什么相似之处?

卡隆-巴特勒:“太多相似点了。这两个你都需要精通。你需要和周围的人搞好关系,因为没有信息的话你在这个行业里什么都不是。你需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而且需要被尊敬,就像球员一样,你通过展示你的才能来受人尊敬。”

多米尼克-威尔金斯:“我觉得在媒体行业就像比赛一样。你需要为每场比赛做好准备。每年都需要学习新的东西来进步。你也需要洞察自我,别人会这么说,‘做出你自己的风格’,或者‘解释下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或者‘刚才发生的事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有许多细节需要学习,就像在比赛时,每个赛季都要提高自己一样。”

昌西-比卢普斯:“我喜欢通过观看录像来学习。通过研究个人和球队来弄明白他们的技术和理念。这些知识让我在转型解说时受益坡多,我能够很容易的分析球员和球队,讨论他们的优缺点。我也了解很多不同的教练,包括他们的技战术和理念。我现在还会看大量的录像,这就是相似之处。”

莱恩-霍林斯:“对我来说竞争性是最大的相似之处。上电视时,就是在竞争,我不会因为在这里就会满足或者开心,我想做的更好。这是我的机会。把我和其他人放一起对抗,这就是残酷的战争。我这么做可不是为了玩,我也需要养家糊口。你可能觉得NBA的薪水已经足够了,但是对我来说不是,我需要尽一切努力来保留这份工作。我不会让自己表现的像一个征战了10年NBA的家伙,我只是一个实习生。我会努力学习这一行的所有方面,继续在这一行干下去。”

“另外一个相似之处,我认为是你需要学习这个领域的代表人物来提高自己,就像我打球时一样,我经常学习比我出色的球员看看他们都在做什么,我会试着去识别出,‘是什么让你变得这么优秀?噢,原来是这个原因,我要去学习。’如果我能学习到那些成功人士的处事方法,这样就是一个好的定位。我会试着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一些和他们相似的事情。没有人会教你具体去做什么或者解说时该说些什么。他们会直接把工作交给你,如果你无法完成的话,就会有人替代你。我打球那会儿,不会随随便便找几个角色球员作为我的发展模板。你要是想变得更出色的话,需要看看科比,詹姆斯这样的球员。看看是什么让他们变得如此优秀。这就是我打球那会儿做的事情,当然现在也在做。我会一直朝优秀的远动员和解说员看齐,不断向他们学习。”

这份工作最具挑战的一面是什么?

多米尼克-威尔金斯:“我认为最难的部分就是如何清晰的表达出我所看到的一切。很多时候,当我在讨论篮球时,我是和朋友在一起的。但是我需要适应在摄像机面前吸引观众,这就难了。你需要保证用正确的方式来分析事情。同时我还需要分配时间处理我办公室的工作。这些只是困难的一部分,我要让自己在电视里更看着轻松舒适一些。”

“你需要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告诉观众,让每个人都能理解你传达的信息。不要用太复杂的方式,这样直播时你想传达的信息就不会被观众误解了,简单扼要而不是冗长啰嗦,在精简的同时让所有人都理解。”

昌西-比卢普斯:“如果想做好的话,就必须做大量的研究工作。为了做好准备工作,我都数不清自己做过多少研究了。但这是在直播,你需要时刻清晰透彻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说出去的话可就收不回来了。”

“还在打球时,我就是经常被采访的球员之一,我会给出很长的回答这样能准确的阐明自己的观点。现在不行了,我在分析时需要长话短说,这样我的搭档就能插入的他要说的。对我来说这就是需要适应的地方。而且说实话,这也是我现在正努力改善的地方。”

莱恩-霍林斯:“我发现许多球员在解说时都犯了同样的错误。他们觉得自己只要出现在那观众就会很兴奋,因为他们之前无论去哪都会被人们围着。好吧,这个只是第一步,你还需要努力证明在解说方面是最棒的。你需要展示自己并全身心投入工作。”

“刚开始的解说的时候,很难把自己的特点添加进去,直到有一次和阿泰斯特做了电台广播,我才真正做回自己。他表现得很疯狂!无可厚非,这就是阿泰的作风,毫不犹豫。他把球员的名字大喊出来,如同狂热一般。我当时想的是,‘哟,这也太疯了吧!’因为他太放松了,我也开始学着放松下来。这确实帮到了我。从那以后,我能在电视面前更加自如,可以把自己想要表达的说出来,然后我就开始在解说里融入自己的个性。很幸运能有像阿泰这样的前辈让我变得更好。”

卡隆-巴特勒:“你需要用一种所有人都能理解的方式去解说比赛。当我在分析某场比赛时,我试着让小孩子、大人或者各种不同的人群都能理解。就像是在研讨会上一样,你想要知道每个人的想法,‘噢对,确实很有道理’,这是我想得到的反馈。确保每个人都能理解你想传达的信息。”

批评球员对你来说很难吗?

卡隆-巴特勒:“我会试着不去贬低球员,尽量不去做比较,尤其是拿现在的球员和我比或者和前队友比。就是把我看到的一切,基于我研究的基础上说出来。如果他们也做了研究,也会看到同样的情况。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持坦诚,这样就不会冒犯别人。现在这个社会既有传统媒体又有网上的喷子,所以要做到坦诚对待看到的一切。我更想成为一名老师,而不是暴徒。当你在这个领域时,要留下一名教育家的印象,给出自己专家的意见。这个确实很难,因为很多人都是你的前队友或者你尊敬的人,你不想把它搞砸了。我曾经在演播室或广播里讨论过很多球员,这不是在找茬,只是把一些显而易见的事情表达出来。当我见到他们时,他们经常说,‘该死的,那个确实帮到了我!你说得太对了。’所以我会把它理解为通过解说来教导,而不是批评。”

“有时候,球员会感激这种有建设性的批评。我还在打球时,非常爱看肯尼-史密斯和巴克利的节目,他们畅所欲言,能听到我需要的东西。他们告诉你的事情可能是你最亲近的圈子都不会说的,你周围的人只会说你是最棒的,他们是最爱你的。你需要这些有篮球理念的家伙告诉你事实,从而不断完善自己。忠言逆耳利于行嘛。”

昌西-比卢普斯:“最难的事情之一就是当你离开赛场时,你还有很多私交很好的家伙在联盟打球,所以我现在处的位置,有些时候在直播时就会对他们不客气。我曾经是球员以后也是。我的经验是,大多数时候,我都尽量往好的方面说。但是当球员在持续犯同样的错误时,就得有啥说啥了,这时候就是批评性的。从来没有球员会把我怼回来,因为他们知道我在更衣室也是这样的。我会用负责任的方式当面告诉他们。他们知道我是怎样的人。许多球员刚开始解说时害怕讲出真相,就是因为怕被球员反驳。”

莱恩-霍林斯:“对我来说,我会很自豪的说出一个球员将来得到可能的成就,但是我也会讲实话批评人。最近一个例子就是:关于本-席梦思我发表了很客观的观点,那就是除非能开发出跳投,否则他很难在季后赛有所作为。他在常规赛打得很出色,但是季后赛完全行不通。这段话就像病毒般散播出去,所有人都觉得我在看扁西蒙斯。但是没有人注意到我也说过他会成为NBA里的巨星,没人注意到这些积极的部分。他们只关注负面消息。我在NBA颁奖典礼上碰到他了,确实很尴尬。但是这些话我还会继续说下去。有问题就是有问题。批评球员很难,但是不可避免会遇到。”

多米尼克-威尔金斯:“这份工作不是去打击某人,而是实事求是的评论比赛。需要公正客观,因为观众也不是傻子。要保证非常客观的去评述。许多观众可是相当专业的,所以要用正确的方式去讲明白。我也需要让自己变得有素养。现在的比赛跟我那会儿太不一样了,如果你是分析员,就要意识到许多事情已经改变了,要不断去适应。愿意接受新鲜事物,了解现代人打球的方式,与时俱进。”

粉丝对你们的第二职业都有何反馈?

昌西-比卢普斯:“天哪,我经常被人围住,因为他们认出在电视中做节目的我了。这太奇怪了。第一次大概是我第二年做电视节目的时候。我那天在机场,当时有几个人认出了我,他们是通过电视节目认出我的,而不是我的篮球生涯。那太有趣了,现在这种情况还经常发生。”

卡隆-巴特勒:“如果你看全国直播或者我解说的比赛,我可能比有些巨星的出现的次数还多。我一年大概要做六七十次全国直播,广播上更是一直都在。所以粉丝们能看到我听到我,有机会和我联系。他们会拦住你说:‘我经常和你想到一块去!所以我想听听你的看法等等’,他们会问各种各样的问题。被粉丝认可尊敬真的太神奇了,我也非常感激,因为如果没有他们,我什么也不是。你需要有观众听众。在这个行业能得到他们的支持和尊敬是最重要的。”

“这么多年来,粉丝们已经知道我们打球的方式,也因为我们在场上展示出来的激情而喜欢上我们。但是现在他们需要去聆听我们所想,在关键时刻我们认为会发生的事情。很高兴他们能用一种不同的方式来看比赛。在你的第二职业里,同样能得到粉丝的尊敬,这个感觉相当好。”

多米尼克-威尔金斯:“噢,当然有年轻人会因为节目认识我。不过更多年轻人从未见过我打球。除非在Youtube看过我的视频。”

莱恩-霍林斯:“因为电视节目我被更多的人所熟知,我也得到了更多的赞美。此前我一直以运动员的身份出现,所以要在篮球之外的电视上建立形象简直不可思议。对我来说,我可以展示出自己不仅仅是一名运动员,在很多方面也有价值。第一次解说之后,我会让人们来讨论我,我会告诉他们,‘老铁,谢谢收看’,但是有些时候他们老想过来和我争论并大嚷大叫,我只能说‘现在不是时候!’(笑)”

原文:Alex Kennedy

编译:托尼

肯尼·史密斯的王牌解说

TNT王牌解说员
1996-1997赛季,肯尼·史密斯退役。退役之后,史密斯获得了一份TNT和TBS电视台的评论员的工作,当然闲暇之时还为Yahoo写专栏。而等“大嘴”查尔斯·巴克利也加盟TNT电视台之后,二人同TNT《NBA内幕》这个王牌节目多年的主持人构成最具有喜剧性的组合,更是引爆球迷的眼球。
巴克利可以用高雅的品味和幽默的言语来阐述任何一件下三滥的事,然后肯尼很快又能用他极具思考能力的大脑以及柔软的腔调对此进行评论。他俩完全不同的风格分开可能就很无趣,但两人凑在一起,随时可以让对方变得更有趣。
没错,这就是TNT王牌演播室的内幕——在他们仨的谈话中没有任何界限,不在乎话题的对象,不在乎摄影机何时在记录,更不在乎措词里是否带一些接近脏话的不雅言语。有些时候,他们就是在互相对骂……每个看过这个节目的人都知道,篮球(这帮家伙,尤其是肯尼真的很懂如何解说篮球)根本就不是他们话题的中心。而球迷听他们的解说也经常忘了NBA比赛是谁和谁比赛。某日,肯尼坐在电视机前一边老老实实地观看芝加哥公牛队和克利夫兰骑士队的比赛,一边做着真的非常精彩而专业的解说,而查尔斯则一直关注着一场他下注了的橄榄球比赛。“罗格斯,你们搞什么搞!想死啊,你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家伙的传球是假动作,真要命!老子白看好你们了!”
肯尼·史密斯的解说就这样常常被巴克利打断,然后跟着巴克利的话头说下去,其实不是史密斯不够理性,控制局面的能力不够,而是他最清楚球迷关注什么,球迷关注他们的话题更胜于一些枯燥的比赛。
当然和巴克利搭档,对肯尼而言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2002年11月12日,“大嘴”巴克利先生那有名的“姚明得19分就亲肯尼·史密斯屁股”的豪言震惊了世界篮坛,这一悬念10天之内就解开了:姚明对阵湖人时拿到20分,在巴克利亲屁股之前,他对阵小牛时又拿到了30分16个篮板。2002年11月22日,是巴克利兑现诺言的时候了,但肯尼·史密斯不愿意在全美观众面前宽衣解带,聪明的肯尼自然有办法,在全美电视观众面前,史密斯将借来的一头驴牵到了演播室。因为英文ass可以指屁股,也可指驴。

姚明刚进NBA的时候,某个解说员和另一个解说员打赌。求讷个故事

当时两个解说员是查尔斯。巴克利和肯尼。史密斯,两个人都是nba名宿,退役后解说篮球,当时姚明刚刚进nba,巴克利瞧不起姚明,就和史密斯打赌说姚明在一场比赛中要是得分上了19分,巴克利就亲史密斯的屁股,后来姚明在一场比赛中(对谁我忘了),得了29分,巴克利很绅士的履行诺言,但是史密斯在大庭广众下袒露屁股着实不雅,就商量决定用一头驴代替,然后史密斯牵了一头驴到演播厅,巴克利当着全国电视观众的面亲吻驴屁股